这里东鹿,也可以叫温酒。

傻白甜没有白甜。喜欢猫和甜食。

“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杨管别离。”

主归秋/浮罡/曦孤/忘羡/曦瑶/华武/少暗/云暗,cp可逆不拆。

是一条生活在loft深处的翻车鱼。正在努力割大腿肉养活自己。

如果你愿意来找我玩,我会回你最大的善意。
2 8

            阴雨天。
            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我便没有拿伞。未曾想,往日挺准的天气预报今日却不准了。
           差不多十点,大雨突然下起。哗啦啦地掩盖了天地,将老师的滔滔不绝尽数吞灭。
         我已经无心听讲了,撑着下巴懊恼为何早上不拿着伞备用,要知道六月的天孩子的脸,可是说变就变的。
         唉,只好淋着雨回家了。希望不会生病吧。
         下课铃很快就响了,同学们吵嚷,什么都有。抱怨今天下雨,庆幸拿了伞,四处找人询问有没有带伞看能否顺手送一程的……
          十一点半,该回家了。雨没停,似乎还想要越下越大。
        我抱着装满了复习资料的书包,心想。
        淋就淋吧,只要资料不弄湿,怎么都好。
        我抱紧书包,抬脚正要冲进雨幕里,一只手却突然拽住我,拽的我一个踉跄,差点将书包扔出去。
        “就打算这么淋雨走?女孩子都像你这样这么不爱惜自己的吗?”
           拽住我的人,是个棕发的过分清秀的男生。声音好听,眉眼好像是带笑的,又好像不带笑,雨天昏暗,看的并不明了。
            我并不知道他是谁。只是觉得第一眼有些惊艳。 刚要挣开他的胳膊离开,他就先自己放开了。
            不仅放开我的胳膊,还递给我一把伞。
            湛蓝色的,像是十点之前的天色。
         “下这么大的雨,女孩子还是打伞走比较好哦。”
          说罢,他反而自己冲进雨幕里,双手撑着校服外套遮着头往前跑。
          我这才注意到他只有一把伞。而那把伞,被他刚刚递给了我。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
         鬼使神差,我开口询问他的名字。问完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又有些局促地解释,“等雨停了,我把伞还你。”
        他停下来,转过身,说了一句。便飞快的离开了。
        他说,“我叫浮生。”
       这一次我看清楚了。
       他分明是笑着的,明媚,又有些狐狸的狡黠。
       他回眸间,一梦浮生,再回首,已千年。
        脑海中,这十四个字突然出现。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雨声,好像小了。
————————
听说产粮出角色,我读书少可千万别驴我。
本来【你好】是要先写柳叶的,但奈何想要浮生,所以来试试玄学。
【原来你是这样的】以及【无剑专访】可能明天有空就会写了。
最近三次忙复习写征文,游戏刷青丝刷剧情我有点昼夜颠倒,老年人体质的我表示有点慌。
希望发完明天可以出浮生。
另祝各位晚安。
每次不落的艾特 @怀瑾_紫薇你看我一眼啊 

©
东指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