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东鹿,也可以叫温酒。

傻白甜没有白甜。喜欢猫和甜食。

“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杨管别离。”

主归秋/浮罡/曦孤/忘羡/曦瑶/华武/少暗/云暗,cp可逆不拆。

是一条生活在loft深处的翻车鱼。正在努力割大腿肉养活自己。

如果你愿意来找我玩,我会回你最大的善意。
4 6

       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很能给人安全感的人。尤其是他的笑声,真的一下子就能让人平静下来。
        所以有时候我会感慨,老父亲就是老父亲,和别的某些个没当过父亲的神兵们就是不一样。
        忒他妈给人安全感。
        所以就来写他了。
私设未刷到的角色都是本体现世但无剑灵沉睡。攒齐碎片合成后剑灵苏醒现世。
本章背景,第八章开启前几天。
——————————

无剑抱着手里的仨碎片
以及面前这把古朴威严的重剑
唉声叹气
就这可怜的进度
啥时候才能让玄铁哥苏醒呀
她看着碎片
想起记忆里那个笑声爽朗的哥哥
想到当年
他们五个一起生活在剑冢时的时光
又忍不住的心里发酸
曾经的日子
终究是回不去了
而她现在能做的
就是把他们
努力地带回来

「哪怕已经物是人非,也总好过一个人独过」
无剑站起身
收好碎片
去清点行囊
准备踏上把三哥带回家的旅途
旅途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魍魉
她不带眨眼的通通消灭

「孤身一人踏上的征途,难道不更具备挑战吗?」

路上就是那么巧的
她「巧遇」了倚天屠龙还有别的几个同伴
于是
这次旅行成了共同的征程

「如果让你孤身一人去战斗,我们又怎么担负得起伙伴之名?」

他们一起并肩战斗十三天
几乎不眠不休
无剑才将她的三哥带回来
那段日子
明明是短短的十三天
无剑却觉得漫长的似乎度过了十三年
一贯随心所欲的她
头一次那么认真
那么拼命

「似乎一次小小的疏忽,都会葬送她全部的付出,落得全盘皆输的下场。」

她至今还记得
玄铁苏醒的时候
一如往昔的爽朗笑声
以及揉乱了她鬓发的
干燥温暖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了流泪的冲动。」

玄铁苏醒之后
无剑便又恢复了那副游手好闲的样子
时不时去找玄铁回忆以往的生活
讲讲他未苏醒之前的事情
或者跟神兵们到处跑
后来为了去无名山
寻找神器修补五剑之境
无剑集结人马
说是去桃花岛请玉箫岛主
好为冲上无名山添一助力

明明捞岛主该是现下最重要的事
无剑却全无之前誓要带回三哥的决心
虽然至今也没有将岛主捞出来
虽然马上无名山就要现身
却也并无慌张之色
依旧每日神色轻松的
去桃花岛捞一捞

「既然他迟早会来,我又何必着急呢?」

后来
一个烟雨朦胧的早晨
无剑坐在回廊边
静静听雨的时候
坐在她身边的人无意问起
当年去桃花岛请玉箫的事
她听罢笑笑
对着那个问起的人说了什么
话语被缠绵的雨遮盖住
听不清了

「因为他不是你呀。三哥。」

无剑看着玄铁
那一双杏眸中
似有星光在跃动
璀璨耀眼

————————
这一次无剑的“不一样”就是刷玄铁和刷玉箫时状态的对比。
对于无剑来说,玄铁是她的三哥,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存在。所以下意识在去刷的时候就会很努力,想要尽早与他再次见面。
         玉箫虽然贵为桃花岛岛主,本身也是非常强,但是于无剑而言至多不过是朋友,虽然会给予充分的尊重,不会说是因为自己的感受就说什么算啦我不刷了之类相当任性的话,但是也并不会对此抱有过高的热情,以及百分之百必把人带回来的决心。
       这一次就是这样啦!

©
东指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