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东鹿,也可以叫温酒。

傻白甜没有白甜。喜欢猫和甜食。

“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杨管别离。”

主归秋/浮罡/曦孤/忘羡/曦瑶/华武/少暗/云暗,cp可逆不拆。

是一条生活在loft深处的翻车鱼。正在努力割大腿肉养活自己。

如果你愿意来找我玩,我会回你最大的善意。
9

8.2
插些题外话好了。
没有脑洞的日子好痛苦啊。回头一翻才发现,原来我还有两个坑没填...【捂脸】
呜呜呜不更新我错了。拖延症不是借口,懒也不是理由。
啊啊啊这么久了都在干什么啊我,更新效率这么低...【扶额】
对了那什么,这个系列的最后三部分我争取一块写。尽早完结然后尽早填坑。
————————
〔大家眼中的无剑,是什么样的呢?〕

金铃儿

无剑?
意外的是个很有动物缘的人
小动物们都很喜欢她
尤其是我的猫
看见她
就很少看得见我了
不过
若是她能不笑我说
“金铃儿像猫一样”
就再好不过了
【从始至终都没觉自己哪里像猫】

君子剑

若是以前
我与姐姐生活在谷中
她时不时会捎坛酒来
与姐姐一起喝
喝着喝着尽了兴
就和姐姐打闹到深夜
乱了作息
那时只看她不爽
不来就罢
来了谷中十有八九就是占着姐姐
而现在
简直莫名其妙
她看见我就会笑
笑就算了还笑着突然憋笑
我有那么好笑吗?
【满心郁闷】

合欢铃

无剑她特别喜欢摸我的头
边摸还边笑
好几次都把我的发型揉乱了
我的发型本就不方便打理
揉乱了也不说帮帮我顺一下
为防止她再摸
我就跟她说
“你再摸,再摸,再摸,我就把你的手指吃掉。”
可她更加变本加厉
不但摸头
还捏脸
顾名思义说我太可爱了
可这真的不是你捏我脸摸我头的理由呀
【捂着头发噘嘴】【一脸的委屈】

〔不知道无剑对谁印象最深刻呢?〕

无剑

哎呀这个问题啊
说好回答也不好回答呢
但是
说起最近印象深刻的
果然还是那几位了呢【抿唇笑】

君子剑

我总是莫名其妙的笑他?
不是的呀【笑】
其实只是因为最近花雨的事情啦
不过说真的
现在看到君子
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
前几天去寻淑女时发生的事
一想到
君子难得对淑女除外的人那么热络
却被人家两字堵回
心情莫名的就好起来了
所以就会看到他忍不住想笑呢
(其实就是对当初失忆去绝情谷找解药时君子的态度还隐隐不爽呢)

天琊

其实最初祁连山初见的时候
我就知道
恐怕离别的时刻已经到来
哈哈哈哪里来的这么严肃的气氛啊
其实啦
一开始看到天琊
我还以为看到了倚天
但是走近一看
才发现要是倚天那也是高配版嘛
哈哈哈好了好了不跑题了
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个冷淡的人呢
相处之后发现其实很温柔啊
(捏下巴)
嗯这一点还是和倚天有些不同的
不过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
就在他们将离开的前一天
天琊找到我说
他不回去了
人既然说不走了
那我也不逼着人硬走了
况且天琊若是留下
对日后抵御魍魉侵袭防备木剑
也是添了一大助力
不过吧
我其实挺好奇他为什么突然不打算走了的
现在也还是挺好奇
不过他不打算说
我也不打算问啦

8.3

〔大家一起走到今天,都有什么想说却来不及说的话呢?〕

无剑

都说了一路相行了
想说的话肯定是有的啊
而且一天两天的肯定说不完
但是要长话短说嘛【哈哈笑】
其实按说最想说的话
大家每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也没有什么一定要说的
【突然沉默了会】
……其实我还挺想对一个人说几句话的
浮生
有些时候
做事还是要看看本心想些什么的
纵使你于刀光剑影中游刃有余
但你永远
也不能否决一件事
你还有一颗鲜活跳动的心
它只属于浮生
不属于其他任何人
【静静地看了看天,而后轻轻笑了笑】

——————
把以前遗忘的三个问句补上了顺便改了改以前的内容。
说真的我其实挺喜欢浮影帝的。
无剑的话其实就是说浮生演的再怎么天衣无缝,那也始终不是浮生,只是〔浮生〕罢了。
也是希望浮生可以看到自己的本心,最起码,不要什么时候面对别人都是戴着假面,偶尔让本性透透风什么的。
当然知道一个人伪装惯了让他去寻找本心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像浮影帝这种一天里大部分甚至整日伪装的人来说。
可人活着,总该为自己活一次,哪怕只是为自己留个几秒的时间也好啊。
——————————
看到这里就结束啦。
感谢各位从系列一看到现在的朋友。
感谢你们从我最开始的小学四年生文笔看到现在。【喂喂你现在文笔也不好的好吗??】
希望接下来的日子,还能继续看到你们。
那么,新的一年,请多多指教哦。
【当然其实我真的很希望有人能够指出我的不足之处的。】

©
东指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